{蜘蛛链轮}
当前位置: 回页游 » 正文

我的耻辱,刻在他们的双人床上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8-12-13 23:15:02  

为了生存,我选择了这份工作

2006年9月1日,我以家庭助理的身份走进了杜文生的家。

记得当初在大学里风光无限时,向往的职业都是大公司里的白领,哪曾想到,有一天我会沦落到成为别人的家庭保姆。其实早在两年前研究所因为改制再发不出工资来时,我高傲的头颅就已经慢慢地低了下去。丈夫在同学的介绍下远赴上海,那里的高消费,让我们不得不选择两地分居的日子。而我呢,各种各样的工作做了很多,却始终找不到自己的定位,空有一张大学文凭和一颗始终放不下的自尊心。

我不得不气馁地承认,如意的工作并不是饼坊柜台里摆放的蛋糕,想要就可以伸手去拿。当打扮得雍容华贵的陈佳慧走近我,犀利的目光扫过我全身,问,“家庭助理做不做?月薪一千二”时,我甚至还没弄清什么是家庭助理,嘴里已忙不迭地答应,“做,我做。”

所谓的家庭助理,无非就是家庭保姆吧。心里不是不苦涩,但也不过轻轻低低头。这个工作,也不是那么不可以接受吧。贫穷原来可以让人忽略许多自尊。

家里的男女主人都比较忙,常常不在家,最忙碌的时候也不过是早上六点钟,为他们准备一点糕点以及牛奶。更多的时候我闲着。屋子宽大,向来整洁,每月中旬自有专门的清洁工人上门打扫。

陈佳慧在家的时间更多一些。看得出来,这是个颇为寂寞的女人。她喜欢把我叫到身边,闲闲地说些家常。说着说着就走神了。她的目光一次次地落在墙上的挂钟上。我明白。但我假装不懂。这样的家庭,男主人必定常常在外笙歌,并且有许多充足的理由。可是无论他回来多晚,哪怕是夜不归宿,她也从无怨忿之意。

然而,男主人在家的时候,他们也是非常甜蜜的。甚至于,这种甜蜜并不介意在我面前表露。他们当着我的面打情骂俏,杜文生是个英俊的男子,在对付女人上更有一套。他一回来,陈佳慧全身都焕发出光彩来。他在客厅里就把她横抱起来,惹得她尖声大叫。

我的脸直烧到耳朵根子。这样的情形,总让我对老公思念重重。天长日久的两地分居,虽然对经济上的困窘有所缓解,但对他的思念却日益增加,紧随着思念而来的,是心灵和身体上的干涸,如同一片渐渐干裂的土地,对雨露的期盼殷切而焦灼。

我终于倒在了他们的双人床上

许多晚上我睡不着,一天夜里,我去客厅倒水,没想到客卫的门敞开着,氤氲的雾气中,我看到了杜文生全裸的背影。想必两人刚刚亲热完毕,她用了主卫,他只好出来用客卫。

我的脑子一下子懵了,来不及倒水便奔回了屋里。那天夜里,我做了个荒唐的梦。我梦到了杜文生。他细长的手指温柔地抚过我的肩背,灼热的唇覆盖住了我的唇,我全身都在发热,我紧紧地靠向他,他笑了,暧昧而挑逗,当他轻盈而准确地握住我的胸时,我忍不住呻吟出声来。就是这呻吟,让我自己惊醒过来,身体还是那么热,而欲望像暗夜里涨潮的海,扑天盖地而来。

第二天清晨,我起晚了,杜文生已经坐在餐桌旁看报纸了。看到我急匆匆地出来,便善解人意地说,不要紧,我喝点牛奶就好了。我不敢抬头看他,昨夜那一幕,感觉逼真得让我对他有了暧昧的亲切感。仿佛我们果真,有过那么一场激情。

从前虽然与丈夫天各一方,但我们一直借助网络视频相互爱抚,以消减身体的欲望。直到我来到杜文生家打工后,才暂时中断了这个习惯。而这天,我再也忍不住了,他们夫妇离开家后,我进了杜文生的书房。没有丝毫犹豫地打开了他的电脑。我给丈夫发了条短信,让他回宿舍上msn。那么长时间不见,我快疯了。我在视频前一件件地脱下了衣服,手指颤抖着抚过身体。一阵快感似潺潺流水,在炎热的盛夏里淌过火烫的肌肤,我忍不住轻声呻吟起来。直到丈夫下线,我依然在余温中回味。

突然间,我感觉着不对,回过头来,发现杜文生站在门边,目瞪口呆地看着我。我惊叫一声,抓过衣服遮到身上,无地自容的感觉紧紧包围了我,我恨不得地面裂条缝,好让我一头钻进去。

他也很紧张,结巴着说,“我,我忘了带手机。”我一言不发,跌撞着就往外跑。他突然伸出手来,一把揽过了我。一股男人的成熟气息迎面而来,我不由得心神俱醉。

他吻住了我。我手里的衣服“哗啦啦”全掉在地上。我忘情地回吻着他,脑子里疯狂地想着,哪怕是地狱,我也认了。

整整一天,我们纠缠在一起,就躺在他和陈佳慧的那张双人床上。

他告诉我,陈佳慧身体不好,许多时候他只能压抑自己的欲望。他一边吻我,一边夸我:“你真美,小好,你真美。”

我这才明白为什么陈佳慧会对他那么隐忍。原来是因为自己的不能够,便害怕了失去他的爱。杜文生附在我耳边,说:“其实我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佳慧的事,这是第一次。”他安静地凝视着我,目光温柔得让人心醉,“小好,你让我情不自禁。”

企图逃离,却越陷越深

我从未想到过自己有一天会背叛老公,我的心里受尽煎熬,几天里,不住地拨打老公的电话,恳求他请调回来,与我团聚。他再不离开我,我也不再做这什么家庭助理,我们好好过日子。他不肯,反过来劝我:“亲爱的,现在找个好工作不容易,你再坚持一下,等我在这边站稳了脚跟就接你过来。”我试图再说,他已果断地说:“电话费好贵,不说了。”这个男人,他不知道留守女人的心房最为软弱最易被侵袭呢!

失望让我泪水涟涟,做什么都心不在焉。杜文生觉察到了,他跟着我进了厨房,紧紧地抱一抱我,在我耳边亲吻。他的热情让我深深迷醉,我决意放纵自己。我们寻找着每一个机会在一起。真的,我已太久没有接触过男人的身体。对于一个早晓人事的女人来说,再度体会到性的乐趣,那便如启开了潘多拉的魔盒,一发不可抑制。

杜文生每每为此惊叹不已,他说:“小好,你让我怎么爱才好呢。”半夜里趁着陈佳慧熟睡,他偷偷到我房里来。我们小心翼翼地纠缠在一起,情至浓处,我要叫,他便捂住我的嘴,我使劲地抓住他的背,他喃喃地说:“用力用力,小好,我爱你。”

时间长了,觉得自己每天更多一点地爱上他。他们若是关在房里,我就会妒火中烧,烦躁得在屋子里摔摔打打。这样的夜里,我一定要他再过来陪我,而他也从不令我失望。想必是佳慧真的无法满足他。这样的想法,让我既骄傲又快乐。白天黑夜的两种身分,迥然不同的生活,让我找到了失落的自尊,也让我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乐。我甚至几乎忘了还有一个远在他乡的老公,只想要完全地拥有他。

2007年2月1日,我把一张孕检单子摆在了杜文生的面前。他愣了愣,便狂喜地抱住了我。我笑着推开他,轻声说,“文生,不如我们结婚吧。”

我有文化有青春,李佳慧她不是我对手。我对着杜文生竖起三个手指,“三天!文生,我给你三天时间,你得给我个答复。是要弱不禁风的佳慧和味同嚼蜡的婚姻,还是要我和未来的儿子,当然还有你的荣誉和前程,你自己考虑。”

我把自己刻在了耻辱架上

三天后,找我的不是杜文生,而是李佳慧。她面色苍白,嘴唇青紫。她说:“周好,来,咱们谈个生意吧。”她的语气很平静。像生意场上从容淡泊的老将。“孩子生下来,你走。说吧,多少钱?”她甚至不看我,拿起指甲刀削指甲。

我被她激怒了,我说:“我不要钱。”

她长久地注视着我,轻轻地摇摇头,说:“他这个人,是个死心眼,一辈子就只爱我一个人。偏偏我不争气,不能满足他。傻孩子,他怎么会跟我离婚呢。你傻,他可不傻。”

她从抽屉里掏出一张纸,招招手叫我:“来,周好,看一下。知道我当初为什么挑中你吗?你有文化,年轻漂亮,男人都喜欢。我的杜文生,当然也不会例外。你真以为一个保姆一个月就能赚到一千多?而这个保姆还舒服得可以整天看电视?你们之所以有今天,难道不是拜我所赐吗?”

我疑惑地走过去,看到摊开在桌上的那张纸——“家庭情人协议书”一行大字呈现在我面前。

原来陈佳慧自知身体不好,不能满足杜文生的需要,她担心杜文生会在外边寻花问柳,于是决定以请家庭保姆的形式,亲自替杜文生物色一个家庭情人,除了这个家庭情人,杜文生不得在外拈花惹草,还要在拥有家庭情人的同时,做一个好好丈夫,保持家庭的团结和美满。而最最重要的,这只是一场游戏,游戏的主角,切不可当真。这是陈佳慧早早便告诫了杜文生的,但是没有人,早早告诫我。她拿准了我,定会跌入这局里。

陈佳慧看着我,说:“至于你怀孕,倒是件意外。我没想到,你竟然肯为他生孩子。你说,傻的是谁?你若乖乖地生了孩子也就算了,你要他离婚,他怎么肯?要他放弃现在拥有的一切,哪个男人肯?”

我闭一闭双眼,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。我说:“不,不可能,他不会这样待我。不可能。他说过,他爱我!他爱我!”

陈佳慧怜悯地看着我,说:“他若真爱你,今天坐在这里跟你说话的就不是我了。男人,最不缺少的一项优点,便是说谎。”她的语气一转,无限心酸:“吃亏的永远是女人。我也是没法子。”

我站立不稳,屋子像在转,空气也变得稀薄,再多待一刻我就会窒息。我颤抖着双手抢过那份协议书,一把撕个粉碎。然后踉跄着脚步,走了出去。

门外天色阴沉,冬风凛冽,我的心疼得没有了感觉……

倾听手记:偷来的幸福再甜蜜,也是要还回去的,毕竟,这原本就不是属于自己的东西。其实,这个道理,周好从一开始就明白,只不过到了最后她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贪欲。只希望她以后的路别再走错方向。

{蜘蛛链轮}
 
  • 下一篇: 1
  • 上一篇: 1
 
[ 软文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 
点击排行
 
    行业协会  备案信息  可信网站